分享按钮

闹元宵

2018-05-23 16:07 zhengxin

徐闻人闹元宵闹得早,正月十三就开始上灯开灯,境坊上的狮龙队、八音班忙着上街上墟摘青、采青。这时,彩车、床色也跟着游春。
徐闻的“床色”跟吴川飘色差不离,床色扮演的都是优秀的传统人物,同时也扮演些现代题材的人物。床色的设计十分讲究,花样百出。境坊上的群众让自家的孩子装扮床色,求个福祉平安。
闹元宵的高潮在正月十五那天。一清早,县城和邻村的狮龙队,八音班,床色闹哄哄的拥向广场,九时许,广场人山人海,锣鼓喧天,鞭炮各鸣。随着领队的几声炮响后,号令游行开始。这炮可是传统古炮,用的是不知哪年哪代的铁火统,这火统过去是老祖宗用来当武器抗击外侮的,现代人都用来当游戏,火统朝天一放,够威够猛,震得连地皮都颤了。队伍游完了县城大街大巷,都经自西门的公坡,古时,人们称之为“上公坡”,与海南的“上军坡”相仿。古代,县太爷及一班喽啰,早就在公坡上搭台张伞,坐等观摩,各路人马到齐后,有舞狮舞龙的,有武功竞技的,各震雄风。县太爷满脸春风,擅胡捋须,好不得意,与其说是闹元宵,不如说是一场阅兵式。 夜阑秉烛。这时,人们开始游灯,放焰火。徐闻的元宵灯饰种类很多,有莲花灯、走马灯、宫灯、还有鲤鱼灯、鳌鱼灯寓意好,鲤鱼灯意味着鲤鱼跃龙门,鳌鱼灯是独占鳌头,都是表达人们对教育科考,培养人才的美好愿望。相传这两种灯都是明代的一位清官传授制作的。那知县名叫应世虞,在明朝万历末年至天启年间,到徐闻来任职。他来的时候,正是前任打下基础建登云塔未好的时候。那时徐闻是个穷地方,应世虞想方设法,筹足款项,终于把登云塔建成。登云塔好比是支文笔,南门塘象是个墨池,徐闻地就是张白纸,那好象还差些什么。应世虞想来想去,终于想到,还差一盏明灯。应世虞的家乡在浙江仙居,仙居素称灯乡,仙居的灯饰闻名四方,应世虞也多多少少有点制灯的本事。于是,传来徐闻民间的竹蔑工,知县绘出图纸,指指点点,终于制成各式各样的元宵灯,张挂起来,确实令蓬荜生辉。徐闻人感恩戴德,倍加珍惜,把这些手艺代代相传下来。不但如此,还在书院,会馆等处,制作鳌鱼托 、鳌鱼挑的木雕和石雕,成了古建的一大特色。
元宵夜,游完花灯,人们偃旗息鼓,万家静寂。夜深,月明星稀,那些后生壮汉却耐不得孤独,于是去偷青。偷青就是跑去人家的园里,屋前宅后,偷瓜、偷菜、偷果,放回自家,待第二天一大早,让人家发现后大骂,骂得越厉害越好,把偷青的人的秽气浊气骂掉,骂得个好兆鸿运来。